分享

开风骏房车品边境风情(二)

发布时间:2014-12-22 14:59:24    新闻来源:    浏览次数:

        我们刚刚把车停下,便引来许多人驻足参观。这时,在围观的人群中有位笑容可掬的中年人热情地上来与我们握手,并亲切地招呼着:欢迎你们,远道而来的朋友们!我是绥芬河市委书记赵连君。见到这位热情的市委书记我们自然是受宠若惊,便说明了我们将在这座美丽的边贸城市参观游览的意图。赵书记高兴地提出特邀我们参加明天举办的中俄旅游节的想法,并当即叫来旅游局局长、交通局局长和对外处处长,为我们作好了在绥期间的一切活动安排。次日,我们被特许来到口岸内边境线参观,被特许驾车走进旅游节开幕式会场欣赏晚会。

       旅游局王局长告诉我们,营地的建设正在与北京房车博览中心进行沟通,请王续东老总帮助策划建设方案。在中俄自驾游露营地开发建设的同时,我们正在抓紧协调中俄两国之间的自驾游,预计明年就可以从绥芬河开着自己的房车去俄国旅游了。我们说,到那时我们一定会再来。

        结束在绥芬河的旅程,当走上乌苏里大道向她告别的时候,我们才感觉有些留连忘返。今后游走到天涯海角,我们都会记取这座美丽、热情好客的边陲小城。

 

      (珲春到绥芬河全程290公里,由S201转S206省道,道路宽阔、路面良好。)

       告别绥芬河,我们来到了鸡西西南的凤凰山旅游区,到这里我们不是因为要游玩,而是来探望隐居深山之中的车友田龙山泉。过了鸡西,我们沿旅游公路一直进行深山密林中,在凤凰山景区深处找到了田龙山泉的家。

       这里山青水秀、林森林茂盛,老田在本家祖传的一块山地上盖起房屋,种植了葡萄、樱桃、杏儿等水果及各种蔬菜,自己的房车也有专门的库房,他还有个琳琅满目的大工作间,里面是各种电、焊、车、钳工具和材料,而在卧室里又是一堆摄影器材,老田原来躲在这深山老林中,是在享受着自己的丰富爱好。我们与多次一起出游的老田一家人再次相聚,大家都很高兴,当晚我们品尝着他们新手种植的各种无污染蔬菜和自酿的葡萄酒,醉倒在这清凉的大山之中。

       次日,老田带队我们共同前往兴凯湖。兴凯湖是中俄两国界湖,湖水面积达4380平方公里,我国占1/3。兴凯湖由大、小两湖组成,大兴凯湖和小兴凯湖虽然离得很近,景观却不同。两湖之间隔着一条长约90公里、宽约一公里的天然湖岗。湖岗上是茂密的森林,林间铺着厚厚的松毯,多种野生动物出没其中,湖岗南侧的大湖就像浩瀚的大海一望无边,边沿上是沙滩游泳区和当地渔民开办的各种旅游设施。兴凯共有九条河流注入,湖水从东北方溢出,成为乌苏里江发源地之一。

       兴凯湖的美丽风光和丰富的湖鲜,吸引我们一再驻车,在湖岗上走走停停地连续住了3晚。每天我们在湖边垂钓,下湖里游泳,采集着湿地里的花草,欣赏着无数的野鸭及各种候鸟在芦苇荡中嬉戏,端着相机到处捕捉优美的湖光山色、野生动物和自由休闲的人群。

 

       (绥芬河到兴凯湖经G10、S206到鸡西,再沿S206、X114到达,全程280公里)

       兴凯湖是乌苏里江的发源地之一,乌苏里江原本是中国的一条内河,1860年沙俄强迫满清政府签定《北京条约》,成为中俄界河。它从这里向东蜿延流淌约900公里,与另一条中俄介河黑龙江会合。我们离开兴凯湖便沿江而下,一路观赏中俄边境的美丽风光。

        珍宝岛原是从我国方面伸入乌苏里江的半岛,后来经过长期的水流冲击,才成为一个独立小岛。在乌苏里江上作业的老一辈渔民称珍宝岛为“翁岛”。这里冬季时气候严寒,最冷气温低至摄氏零下三十八度,每年冰封期长达五个月之久。1969年中俄双方在巡逻时发生武装冲突,珍宝岛上发生了震惊世界的战争。1990年珍宝岛归属问题得以解决,俄罗斯承认珍宝岛属于中国。

       乌苏里江边上,有一座美丽的小县城,叫饶河县。这天我们沿江来到这里,在江边的一座山角处露营。正是傍晚时分,县城人到江边游泳的,捕鱼的,洗衣的络绎不绝,我们的到来继续吸引人们围观。围观的人群中有个年轻小伙子,自报家门是县旅游局的,问我们有何困难需要帮助,并给我们详尽介绍饶河旅游路线,后来他又安排同事和电台记者来热情地探访我们。次日,我们一个队友身体不适,我们来到饶河县医院,医生和护士对患者关照得十分周到,副院长亲自来看望我们,还送来了许多瓜果。热情朴实的饶河,让我们不忘这座东北边陲的美丽小城。

       (兴凯湖到饶河约300公里,沿S309、S211到达)

        沿乌苏里江继续前行到中国版图雄鸡嘴的位置,就是中国东方第一县抚远。在这个乌苏里江与黑龙江即将交汇的夹角处,抚远县城座落在黑龙江的边沿上,它与俄罗斯的远东都市哈巴罗夫斯克隔江相望,成为中俄交往的重要窗口。从县城再向东60公里,就是乌苏里江与黑龙江的交汇处,闻名中外的抚远三角洲-黑瞎子岛。

        如今,黑瞎子岛作为中国东极、中国大地最早升起太阳的地方,虽然是军事管制区,但已经对中国大陆公民开辟旅游线,我们乘座旅游大巴,在规定路线上进岛观览。黑瞎子岛面积达350平方公里,相当于500个珍宝岛、12个澳门的土地面积,目前中俄双方各占一半领土。1928年世界列强瓜分中国的时候,在英国占领香港、葡萄牙占领澳门的同时,沙俄占领了黑瞎子岛。只可惜位于运东地区开发不便,至今还是一片荒原。2008年黑瞎子岛的1/2属权划归后,我国的开发便已起步,虽然去年的一场大水已将全岛淹没。目前一些基础设施正在建设之中。

       一个繁华的中国东极三角洲,在不远的将来一定会展现给世人。

       (饶河到黑瞎子岛约240公里,沿S211、S210到达)

        2个小时后我们来到同江市。从长白山天池开始追溯松花江,她横穿吉林、黑龙江内陆,行程1920公里来到这里,与黑龙江汇合了,他们继而再向东收纳乌苏里江后,才流经俄罗斯进入鞑靼海峡。

       黑龙江、松花江流到同江形成三岔口,因此称“三江口”,两江汇合后水势骤增,江面开阔,放眼望去,水天一色,浪涛汹涌,气象万千。站在三江口岸边放眼远眺,江中的小岛在茫茫的水波中时隐时现,使人如临仙境。三江口广场是“同三高速”起点纪念塔。

       从三江口驾车东行40公里,便是独具民族风情的街津口,街津口是中俄边境一座美丽的小渔村,她座落在黑龙江畔、街津山脚下,与俄罗斯隔江相望,是我国民族大家庭中“六小”民族之一的赫哲族聚居地。这里山清水秀,风光秀丽,奇特的自然、人文、历史景观吸引中外游人纷至沓来。

       走进街津口渔村,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鱼,家家户户的住房东侧,都有一个鱼楼子,赫哲人叫它“塌古通”,里面装着晒好的鱼坯子,腌制的鱼籽、鱼块,还有一缸缸用锅炒干的鱼毛。屋前房后的木板围墙上,挂满了一块块闪光的绞丝网。赫哲人过去穿的是鱼皮,吃的是鱼肉,住的是鱼皮围的窝棚,直到现在人们仍旧爱吃“生鱼”,并用它来招待客人。婴儿刚出生,家里人用鲜美的鱼籽和杀生鱼招待乡亲,报告家庭繁衍兴旺的喜讯。孩子刚五六岁就开始学叉鱼、钓鱼。到了十几岁就跟父辈下江捕鱼了。姑娘出嫁。挑女婿的条件也离不开鱼,非捕鱼和削烤鱼杆的能手不可。姑娘到婆家,坐的是鱼船彩车,穿的是鱼皮衣裤。亲人去世,亲友们带着鱼和酒吊唁,表示对死者的怀念。让勤劳了一生的打鱼人死后也有鱼、酒陪伴,这是对九泉之下的人最好的告慰。多情的黑龙江与松花江,你们走到这里完美结合后,携手养育了这样一个虽然弱小却勤劳、勇敢的民族。

 

       我们走进街津口时正遇大雨,虽然街头人不多,但一幢幢满五彩装饰画的木屋和以鱼皮制作的工艺品还是吸引我们迟迟不忍离去。

     (抚远到同江188公里,经210、S313到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