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开风骏房车品边境风情(一)

发布时间:2014-12-22 14:42:18    新闻来源:21世纪房车网    浏览次数:

        2014年的这个暑期,我们再次组成房车团队,一路向北去寻觅清凉世界。我们的目标是东北地区的东北部。将由中朝界湖长白山天池起程,沿图们江中朝边境线一路向东到达防川中、朝、俄三国交界处,再沿中俄边境线北上,经绥芬河到达中俄界湖兴凯湖,再沿乌苏里江到珍宝岛,再向东直达我国最东端边境黑瞎子岛,折返同江-伊春-齐齐哈尔-呼伦贝尔-满归-漠河,由阿尔山返程。

         7月4日我们从长春出发。我们的初始团队,由我和四川原始森林、河北祥子3家共10口组成(8人加小猫沈小妹和小狗米修),我们都是曾经相识的老朋友,就连沈小妹和米修也一见如故,去年苏州太湖和三亚的一起玩耍曾给它们留下美好的记忆。长白山西坡一如往日的喧嚣,摩肩擦背的游人在老虎背上拥挤着,忽云忽雨的天气笼罩在长白山上空,给初识天池的人们带来些许神秘和诱惑。下午登山归来,我们舍不得离开这片凉爽的大森林,于是当晚就在景区露营。

        从位于白山市境内的天池西坡来到延边州境内的北坡全程96公里,它们是观看天池两种不同的角度。这座我国最大的火山口湖,曾荣获海拔最高的火山湖基尼斯世界之最。长白山天池位于2880米的长白顶峰,又地处高寒地区,所以终年气候多变,狂风、急雨、暴雪是它的特色。

        这里有长达10个月的冬季,湖水冻结的时间达6个月多月。当风力达5级时,池中浪高可达1米以上,狂风呼啸,砂石飞腾,甚至暴雨倾盆,冰雪骤落。这雾霭风雨,瞬息万变,虚无缥缈的白山风云,为长白山天池增添了无限的神秘感,塑造出长白山天池的独特个性。虽然气候寒冷,但生长在有限范围内的茵茵芳草和鲜花以蓬勃的生命力使天池跃然生辉。雍容华贵的长白杜鹃,第一个把春天带到皑皑白雪上,它们在海拔2000米以上的高山苔原扎根,铺翠叠锦。婀娜多姿的高山罂粟,花朵洁白,它与杜鹃一起被誉为长白山两大圣花。胜似红衣仙女的高山百合、叶茎由地下蜷曲向上的稀有的倒根草、宛如金色耳环的高山菊、小巧玲珑的长白龙胆和遍布各个角落的高山桧,还有第四纪冰川时期由北极推移过来的长白越桔、松毛翠等,匍伏着矮小身躯,以坚毅而顽强的生命力,共同编织着锦绣的长白山天池风光。

        从天池倾泻而下的长白大瀑布,是世界落差最大的火山湖瀑布。瀑布轰鸣如雷,雾气遮天,惊心动魄,蔚为壮观,它是松花江、鸭绿江、图们江的三江之源。其中松花江从天池下来一直向北经哈尔滨注入黑龙江;鸭绿江则流向西从丹东进入渤海,而图们江却一直向东,从延边东部的珲春流入日本海,因此天池是中朝的界湖,鸭绿江和图们江也是中朝的界河。我们这次的旅行计划,就是从图们江的源头一直到它的入海口。

 长白山下来,我们由图们江源头,沿江一直向东,一路欣赏着对岸的朝鲜风光。

 

        当天傍晚,来到吉林省的最东端——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珲春市。这里是图们江的尽头,也是中朝国境线的终点,从这里再往前,便进入了中俄边境。因此,珲春再向东60公里,便是图们江入海口,这里是祖国的东方前哨防川,是中、朝、俄三国的交界处,站在哨所的瞭望塔上,向南望,图们江缓缓远去,俄朝铁路大桥横架江上;转向西南,朝鲜豆满江市境内群山起伏,柳绿江蓝,朝鲜人在田地里忙碌地耕作;俯视东北,俄罗斯哈桑镇包德哥尔那亚城近在咫尺,袅袅炊烟和悠闲的人群尽收眼底;再向东面远望是一片平坦辽阔的濒海平原和湖泊沼泽,平原尽头,蔚蓝的日本海与天际相连,宛如一条银色丝带飘浮于天际。在这里,可以一眼望三国,鸡鸣唤三疆,让人感受到地球村的亲近。防川的奇特地理位置,每天吸引着络绎不绝的国人前来观光游览。然而,来到这里让我们感受更深的,是历史没有眷顾中华民族。俄罗斯据有图们江入海口的北岸,朝鲜据有入海口的南岸。俄朝各据一边,如同一把铁钳,截断了中国东端陆地与海洋的联系,使吉林省成了一个离海最近却没有海域的内陆省。中方虽有沿图们江出海的权力,但由于江水流量等因素的限制,无法在内江修建港口,只能通过陆路向邻国的港口转运货物。

 

       (长白山到珲春,由二道白河上S202,全程油路宽阔平坦,约280公里到达)

        离开珲春,我们又沿着中俄边境向北行进,2小时后来到黑龙江省东宁县。

       来到东宁,日本侵华罪证东宁要塞不能不看。东宁日军侵华要塞是亚洲最大的军事要塞,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战场,有“东方马其诺防线”之称。同时,也是集中埋葬中国劳工最大的场所。

        东宁要塞是侵华日军为防御前苏联红军的进攻而修筑的军事筑垒。北起绥阳镇北阎王殿,南至甘河子,正面宽100多公里,纵深50多公里,是沿中苏、中蒙边境17个日军要塞中综合规模最大的军事要塞,被日本关东军自称为“国境一级阵地”、“北满永久要塞”。要塞的中心在面向俄国的勋山上,沿塞口进入地下筑垒,只见用钢筋水泥灌筑的地道曲折多变、功能齐全,能屯积大量兵力和武器,在山顶瞭望口可以鸟瞰俄国边境的一切动态。

       离开东宁,我们又一直向前,当晚7点多来到我国最大对俄边贸口岸绥芬河市。走进这座陌生的城市我们首先需要寻找露营地,搜找间,忽然发现路边有个“中俄自驾游露营地”的指示牌,于是我们循路来到城北的一座山上的水库边,只见这里青山苍翠、草木葱茏,饭后出来散步的市民成群结队、络绎不绝,这里真是露营的好场所。